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农村委员会对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进农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工作情况暨“加快推进农村新型城镇化进程,切实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议案办理情况报告的意见和建议

来源:北京市人大常委会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2017-12-06 08:33:00
浏览字体 【字号: 复制 打印 关闭

——2017年11月30日在北京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十二次会议上

市人大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 安钢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为做好听取和审议市政府关于推进农业与服务业融合发展工作情况暨“加快推进农村新型城镇化进程,切实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议案办理情况的报告,牛有成副主任率领常委会督办工作组、农村委委员和部分人大代表,开展了多方面调研督办工作,朝阳等五个区人大常委会同步协助,工作进展顺利。10月底农村委第二十一次会议讨论了督办意见。

  农村委认为,市政府高度重视议案办理工作。主要领导亲自部署,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有关部门深入实际,现场解决问题。卢彦副市长的报告,全面总结了农业农村供给侧改革的实际效果,客观反映了存在的问题,吸收了委员代表的建议,今后任务具体,措施坚决。农村委同意这个报告。

  调研中我们强烈感受到,在首都改革开放发展的新时期,京郊农业转型和城镇化抓住难得的历史机遇,借助时代动力,主动融入现代经济社会变革中,发生着深刻变化。

  ——融合性产业业态在乡村经济中占到90%以上,为发展供给新优势,显示出大都市乡村产业演进的规律。融合性产业以农业农村资源为本源为背景,农商、农旅、农园、农节、农展、农科、农健、农养、农教、农创、农文等多种互补性经营活动衔接交融。区别于农业规模效益,获得产业结构新组合的优势。乡村产业变革动力来自城市化进程,因此,乡村休闲、会展节庆、田园综合体成为都市型现代农业突出亮点。拓展服务首都空间,成为农民就业主要载体,农业供给侧改革收到实效。

  ——空置村庄和闲置农宅的利用,为发展提供新空间,乡村旅游迎来升级换挡新时代。每年大约4600多万人次的城市客人,往返乡村,休闲度假、农耕体验、回归自然、科普游憩、健身养老……文化创意不断,成为乡村经济社会最靓丽的风景,最广阔的城乡交流,深刻影响乡村社会面貌。城里人享受绿水青山,乡村人奔向金山银山,生态涵养和农民致富统一在一起。

  ——越来越多的社会投资、产业经营、文化创意团队深入参与产业融合,带来新风、注入血液、增添活力,为乡村活化供给新要素。产业理念、商业模式、经营绩效以及合作中对农民的训练,冲击乡村社会,启迪市场思维,增强变革意识,推动改革深入。

  ——互联网技术全方位带来生产经营革命,为发展供给新动力。3000多家电商活跃乡村,60%以上的各类乡村合作组织或集体经济组织,借助网络平台,不同程度地克服传统农业和乡村经济固有的市场和自然两大风险,不同程度地补齐人才和资本两大短板,增强了市场导向和产业发展动力。

  ——城以业兴,民以业富,产业深刻变革促进了新型城镇化,为增加农民财产权益拓展新途径。工资性收入占到农民可支配收入的75%。同历史峰值相比,原有农村户籍人口40%脱农入城,一步跨过城乡社会二元结构鸿沟,最高年份减少10万农民。

  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农村委认为,北京城乡分化征兆明显,其趋势没有得到根本性扭转。全市人均收入最高的城区与最低区的农民收入之比相差3倍以上,全市低收入户和低收入村90%以上集中在生态涵养区。尤其是山区半山区,很难跟上时代的变化。“农业有基础缺投入,农村有资源缺要素,农民有需求缺服务”仍很突出。

  乡村衰弱实质是乡村产业的衰落,人力人才土地资金流入城市,用地建设指标优先用于城市,人的城市化赶不上产业非农化和土地城市化速度,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矛盾突出。应借助疏解非首都功能重要历史机遇,补齐短板,振兴乡村,繁荣城乡,和谐社会。

  农村委认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深入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遵循总书记两次视察北京重要讲话精神,应重新认识新时代乡村功能。它不只是200多万农民栖息地,而且是2000多万全体市民的“后花园”;它不只是种粮种菜的良田菜园,而且是全市最重要的自然资源资产的生产地、储存地;它不只是农业空间,而且是全市最主要的生态空间,牺牲GDP向全市贡献着80%以上的生态服务价值。乡村的功能,市民须臾不能离开,和谐宜居不可或缺,国际一流必不可少。作为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之都,迫切需要一个更高质量、与城互补、相互支撑的现代乡村文明来支撑。

  农村委提出以下建议。

  一、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

  习近平总书记“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的重要论断,是新时期“三农”工作的根本方针。要按照党的十九大战略部署,提高政治站位。城乡融合是社会发展的必然选择,产业融合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促进“两个融合”,在“多予放活”上着力。坚持农业基础底线,打好农村发展底牌,养足农民富裕底气,鼓足美丽乡村建设士气。尊重基层和农民意见,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乡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和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坚持问题导向,统筹安排产业空间布局、集体建设用地利用、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村庄规划和民居改造,把乡村振兴战略落实到工作的每个环节。坚持历史和长期眼光,以“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重中之重”、“优先发展”的方针,把握“三农”工作和城乡关系的基础性地位,力戒急于求成,力戒作为不足,以钉钉子精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

  二、强化农村供给侧改革

  引导绿色发展。加强结构调整的节约集约用地政策引导,重点在乡村休闲、田园综合体等融合性都市型现代农村发展中,锁定资源流向,以农民为主体,调动起农民积极性,形成环境保护和绿色发展良性循环的政策制度环境。提供规范服务的软环境和办事效率,政策集成,部门联动,精减政务,“脸要好看,事要漂亮”,建设受欢迎的现代服务型政务环境。

  健全政策体系。按照十九大精神编制好乡村发展需求的村庄规划。落实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年度新增建设用地指标的一定比例用于农村新产业新业态发展,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指标优先支持美丽乡村建设。各类集体土地利用政策应出台实施细则,农民看得懂、能理解,好使管用。制定符合乡村特点的乡村旅游政策细则。旧村改造或异地新建村庄的公共场所、农民庭院实施了永久绿化、对地面不做硬化部分,视同林地认定,享受相应政策。

  完善投入机制。按照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城乡共享发展成果要求,提高村级公益事业专项补助水平。优先建设村庄污水处理、垃圾分类、电力改造、煤改清洁能源、公厕、停车场和公共标识等急需的基础设施。解决投资不足、建设维护标准过低问题,改变体制、规划、技术、设备、管理方式落后状态,建立“事权责任区域集中、建设任务基层实施、部门资金统筹下放”的机制。

  三、激活乡村改革动力

  合规使用集体建设用地。限放结合,增减挂钩,在拆违同时给乡村合法合规建设空间。在拆违、禁养同时,坚持减量发展、严控污染,服从土地用途管制,给予乡村相应的集体建设用地调剂使用权利。在拆违、整理、置换、调整、重组中节约的土地,以一定比例支持绿色产业发展,安排农民就近就业。利用合法农宅、集体楼宇物业、批发市场等,建设为首都功能服务的产业园、租赁住房和公共设施,乡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以租赁、入股、联营等方式参与合作。山区整村搬迁后的旧村再利用区别情况,在做好安全防险前提下,不拆或少拆,发展绿色产业。

  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折股量化,确权到户。按照中央精神,规范公积金提取比例和适用范围,试点以家庭为单位固化股权,增人不增股,减人不减股。用好网络媒介等现代形式,提高村庄“三公开”质量,增强集体成员的民主监督力度。总结集体资产管理经验,做好立法调研。

  提高农民组织程度。按中央要求,将农村土地所有权证、使用权证、承包经营权证发到权益人手中,“确实权、颁铁证”,落实法律赋予农民的财产权益。土地互换、调整、整理、转让、优化布局等流转,坚持农民自愿和协商原则。盘活用好闲置农宅,以土地、农宅等要素,以乡村旅游、田园综合体等形式为纽带,组织新型农民合作组织,或与社会资本合作组建公司,培育新的乡村合作模式和新的商业模式。制定鼓励支持“新农人”和农民职业化政策,确保社会投资和运营团体顺利进入乡村规范运作,谨防资本排斥乡村利益。

浏览字体【字号: 复制 打印 关闭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主办: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ICP备案号:京ICP备05042646号